鸡蛋盖饭好吃吗

以前的坑,。,是三葉。。估计填坑填不下去了。。

哇,100fo了,我那么垃圾你们还关注我,真是太感谢了。。你们有啥想看的吗我月考完有时间画画。。
虽然我觉得不会有人看到我这条消息的……

【嘉金】第七天的见异思迁

螺旋升天爆哭

冬蛰蛰蛰蛰:

永恒有点卡,码一发无脑文。
ooc有,无逻辑,盲目甜,文笔炸。
我热爱小妖精金。  
  
  丹尼尔和秋结婚那会儿,到了第七年,仍然不曾出现任何隔阂,金很羡慕。
  
  金以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善解人意,以他的宽容体贴,能让嘉德罗斯感动得做牛做马,甘愿当他一辈子的煮饭boy。
  
  金在和嘉德罗斯交往的最开始,就觉得他一定能获得一份最最最真挚的爱情。
  
  但事实证明,并不存在。
  
  金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的第七天,金就哭着跑回了娘家。
  
  秋一开门,就见一个金色的团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扑进了自己怀里。
  
  丹尼尔体贴得把金的行李放到了他的小房间,然后走进书房,把客厅留给姐弟俩谈心。
  
  可他们并没有谈心。
  
  “都是嘉德罗斯的错,嘉德罗斯太坏了。”秋无条件偏向金,就算金一个字也没解释。
  
  金说到底也没哭,就是面部表情丰富了点,动作夸张了点,让人错以为他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。
  
  “我不想理他了。”金看遍世间沧桑,如同一条漂浮在大海上的咸鱼瘫在沙发上,双目无神得看着电视机上正在播的老年养生节目。
  
  嘉德罗斯你个大猪头。金委屈得想,一边用自己的小肉抓拍打裁判球抱枕。
  
  “能告诉姐姐,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?”秋搂着自家大宝贝吃了一通垃圾食品,再拿着手柄对战了一个下午后,秋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,开导下金。
  
  “不提了。”金忧郁得抿了一口八二年的雪碧,“心冷了。”
  
  “其实...嘉德罗斯挺不错的。至少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虽然能看出那个男生的性格比较难掌控,但他真的很喜欢你...要不...”
  
  “姐,我想吃炸鸡。”金仰头,把裁判球抛得老高。
  
  “...被你一说我也想吃了。”
  
  “要重辣!”
  
  “加胡椒,对不对?”
  
  “没错!”
  
  秋感动得搂住金往怀里揉搓:“我们果然是亲姐弟,你姐夫就不喜欢吃炸鸡炸鱼什么的,不懂得品味生活。”
  
  ...呆在书房办公了一天的丹尼尔打了个喷嚏,默默把空调调高了几度。
  
  等到金睡下后,秋去找丹尼尔商量。
  
  “要不打通电话给嘉德罗斯?”
  
  “可以。”
  
  “我不太会和小男生沟通啊...”秋坐在床上仰脸敷面膜,拿过床头柜的手机,选择了“宝贝弟弟的男朋友”的号码,点击拨通,塞给了丹尼尔,“你来吧。”
  
  “我...”丹尼尔苦笑一下正欲拒绝,就听到电话那头极其颓废的一声:
  
  “喂。”
  
  “...你好。”丹尼尔走到阳台,两指夹着一根pocky远眺市中心的夜景,“你是嘉德罗斯吧?我从金那里听说了你们的情况...”
  
  嘉德罗斯每次去看望秋的时候,丹尼尔都因为出差而飞往国外,长久以来,嘉德罗斯渐渐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姐夫,甚至连他叫什么都不清楚。
  
  嘉德罗斯冷笑一声打断了丹尼尔的话:“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。”
  
  “... ...”
  
  “上次是格瑞,上上次是个紫毛,这次又换了个男人,我男朋友的蓝颜知己还真多啊。”
  
  “不,我想...”
  
  “金呢。”
  
  “噢,金已经睡下了。”
 
  【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】电话被挂断了。
  
  “怎么样?”秋已经撕下面膜改贴黄瓜了。
  
  “是个不太礼貌的人呢。”丹尼尔耸耸肩,不过仍旧带着笑意,“你应该告诉我他们的关系的。”
  
  “关系?什么关系?他们在交往啊,这你不早就知道了。”
  
  “我是指他们谁是,谁是偏向女方的一位....”丹尼尔显然不太了解这些,“如果嘉德罗斯是男方,那么我会和他好好谈论一番,但如果是...被金宠爱的一方,那么就要从长计议。”
  
  “... ...”秋第一次怀疑她丈夫是怎么当上老总的,这种显而易见的...不对,她弟弟还是很帅气迷人一表人才的,难免,难免。
  
  金第二天就又拉着拉杆箱跑回和嘉德罗斯的爱心小屋了。
  
  他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很想念嘉德罗斯的,热恋中的孩子们总是巴不得天天和爱人黏在一起。
  
  但金是场面人。
  
  他在打开家门的一瞬间就把小脸板了起来,无视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的嘉德罗斯,提着拉杆箱哒哒哒走上二楼,砰得一声关上了门。
  
  金深吸了一口气,扑到床上打滚。
  
  刚刚嘉德罗斯的眼神太帅了!!!他男朋友果然是世界上最帅的!!!
  
  雀跃完过后,金又叹了口气。
  
  如果嘉德罗斯不那么霸道就好了。
  
  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,金脱下自己厚重的大衣,很自然地打开衣柜取出嘉德罗斯的衬衫穿上。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嘉德罗斯的衣服布料最舒服就对了。
  
  “砰”得一声,嘉德罗斯踹门而入。
  
  吓得金差点把衬衫扣子给弄崩掉。
  
  “干嘛这么用力,再被你这样踹门就要...唔!”金话未说完就被嘉德罗斯扣住脑袋吻了下去,随人欺压而上而双双倒在松软的棉被里。
  
  嘉德罗斯还算出色的吻技此刻荡然无存,钳住金胡乱挥动的爪子长舌直入,毫不留情得夺去所有氧气,唾沫随着唇舌的交缠沿着嘴角流淌,响亮的水渍声伴着衬衫的摩挲一点一点点燃二人内心深处的火热。
  
  金的嘴角被嘉德罗斯咬破了,点点血液弥漫,腥咸刺激着大脑神经,让金痛得不得不拿脚丫子去踹嘉德罗斯的腹部。
  
  嘉德罗斯好不容易放过金,一把抓住脚踝,看上去怒气还未消尽,一双眸子仿佛要把金大卸八块拆光了吃。
  
  金也是被气得不行,力气却被方才的变故消耗殆尽,红肿的唇瓣呶动片刻,所有刻薄的话语都化成泪水积聚眼眶,瘪嘴轻声道:“嘉德罗斯,我嘴巴好痛啊...”
  
  “... ...”嘉德罗斯一愣,皱眉放下金的脚踝,任人的小腿勾上自己的腰,俯身用舌尖舔了舔血迹未消的唇,“真得很疼?”
  
  “疼死了...”丝丝胀痛恍若银针刺扎,金本来已经不怎么生气了,被嘉德罗斯这么一搞,小脾气又蹭蹭蹭得往上冒,俩爪子推搡着嘉德罗斯结实的胸膛,“我不想理你了... ”
  
  “那你想理谁?”嘉德罗斯眯起双眼,不再依靠蛮力,想起昨晚那个不知哪里窜出来的男人,不爽得龇着牙,拿半bq的胯顶了一下金的大腿间。
  
  金被这一记胯顶顶得头脑发涨,双腿酸软,支吾着想撑起身子想往床头挪,却被嘉德罗斯牢牢控在怀里。
  
  “不要,不来...”
  
  “现在知道撒娇了?”嘉德罗斯揭开衬衫扣子,指尖从人的颈根一路划往肚挤,“以后再敢去找格瑞...”
  
  “够了!”
  
  “... ...”
  
  “老是格瑞格瑞格瑞,你每次吃醋的时候能不能换个人?现在是我们独处的时间为什么要提别人!?嘉德罗斯你情商超低的!你只能看着我,想着我,出口的名字只有我!我超级超级喜欢你啊,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”
  
  嘉德罗斯抿唇片刻,嗤笑一声将脑袋埋进金的肩窝处,金温柔得环上嘉德罗斯的背。
  
  “败给你了。”
  
  “我很喜欢你。”
  
  “最喜欢你。”
  
  “满意吗?”
  
  “嗯——”金像是在品味嘉德罗斯的表白,片刻后露出笑容,“不仅很满意,还很幸福。”
  
  “不生气了?”
  
  “只有你在生气好不好!”
  
  “...到此为止,别再擅自跑出去了。”
  
  “嗯...”金有些心虚得摸摸鼻子,他确实吵来吵去只有这么一招。
  
  “饿吗,去吃中饭吧。”嘉德罗斯起身,为金重新扣上纽扣,他有一句话一直没说,那就是金穿他衣服的样子实在是——呼...
  
  “不许动!”金抓住嘉德罗斯的手按在胸口。
  
  “... ...?”
  
  金勾起嘴角,挑起好看的眉,一手拉扯过嘉德罗斯的领带,迫使二人再次重重打了个啵。
  
  “我现在又有兴致了。”
  
  “接受这个赤裸裸的邀请吧,我的爱人?”
  
  “哼,乐意至极。”
    
  

羊爹生日好比过年!!!!!!!!!

“又不吃你,脸红p!”
“嘉德罗斯!!!”
生日快乐!给你被嘉偷吃的草莓蛋糕!但是他好像不喜欢这种甜食吧,是出于嫉妒吗?
@黑羊_今天有吹仙女慈吗?有!
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您!

我感觉我越来越颓废了,怎么说,,,我太垃圾了害怕被讨厌是真的,,但是为了不被讨厌只能继续加油,,叹气说闲话没用啊。。,,,

为什么我71粉了,我明明很颓废,我如果再没有产出那就太对不起你们关注我了

请问一下,,有谁。。。会用ae吗,,,做手书需要,,求教。。,,,

这个人怎么到前五的特别好奇

雷狮好帅:

这叹号全文最可爱…… 1,情绪变化明显,2,超单纯,3,…………好哄

我能笑死

吃喝玩乐:

智障漫画

是像我这样老年人懂的梗

1/4